• 2010-03-03

    还有几个小时就得走了

    是的,今晚我跟这小子一块走。自从那次在火车上丢手机后,便感觉每次坐2246都将会是一次艰苦卓绝的突围。排队检票和上车占位前的摩肩接踵,环绕四周不明身份的人群,想起李志《春末的南方城市》里的一句歌词:直叫人心慌……

    现在感到好惆怅,大抵是对家的不舍,对爸妈对狗狗,对这里的好多砖瓦墙壁,当然还有对之后变数的慌张。我承认,我本性中不是一个勇敢的人,一切的勇敢都是自我要求的,该怎么做,每个人都该结合着自己的境况而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    临走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希望爸妈在家平安健康。好了,就到这吧。

    Tag:
  • 2010-03-01

    我咬定,那时的我确实是个帅锅

    那时候我年方多少还真给忘了,好像是二年级的时候。这张照片是那年春游时拍的集体照,没想到一下子成了我的永恒。关于人的长相随时间而变化的问题,我觉得真的充满变数,就像我时而罗玉凤时而罗成的,总之尽人事听天命吧,我一直觉得所谓的上帝不会一味的导演造人的悲剧,人的身上是有代偿功能的,真的,你要相信我,嗯哼。

    Tag: